宜生宝快报
数千亿P2P不良资产处置困局:千分之八贱卖坏账,AMC为何拒绝接盘? 宜生宝
数千亿P2P不良资产处置困局:千分之八贱卖坏账,AMC为何拒绝接盘?
零壹财经·3月前


距离银保监会召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研讨如何处置P2P不良资产已经过去了半年多,除了2018年9月东方资产等价接手信融财富2000万不良资产的交易,似乎再无成功案例公开传出。


对于上述首单由AMC化解网贷风险的清偿案例,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实质上是AMC对于上市公司进行的资产重组,具有特殊性和不可复制性。

现实也是如此。

P2P的不良资产处置一直是社会关注的话题,相比起政治任务下的"接盘侠",行业更迫切希望出现一个可以成为标杆的市场化案例。

零壹财经近期从多方了解到,P2P不良资产处置确实存在诸多客观限制,而解决办法正在逐渐清晰。

千分之八贱价处理,P2P不良资产少人问津

近日,零壹财经从某地方AMC相关人士处得知,有头部的P2P平台欲以约1.2%的价格出手近亿元的债权资产包。据悉,该资产包底层资产为P2P个人信贷不良资产,借款人平均年龄在35岁,贷款金额件均4万。

该AMC在打款前最终放弃了这笔交易,即便后期该资产包降价至0.8%,即千分之八。

资产处理服务提供商资易通的一位联合创始人表示:这是目前P2P不良资产转让的正常价格,低价的原因是无抵押,小额分散,虽然看绝对金额是有处置的意义的,但实际很难落地。

低价背后是不确定的风险和交易双方不对等的地位。

"虽然价格的确合算",在咨询了多位律师后,该AMC认为这项交易存在"法律上的瑕疵"。而他们原本的处置计划正是"法催",通过起诉、拉征信、限制消费、限制子女入学等方式促使欠款人"老老实实还钱"。毕竟这个资产包里的欠款人都很年轻。

而另一方面,依照"以时间换空间"的资产处置思路,该AMC人士表示"哪怕按十年处置,每年的回报率也达到十倍"。而时间对于一些急需解决资金流动性的平台而言就是最大的催命符。

在这样的行情下,也有业内人士不看好P2P的债权转让,认为"买卖双方实际上的利益考量是不一样,乃至背道而驰的"。为睿资产创始人刘波对零壹财经表示,"P2P有些债权事实上是很优质的,尤其是对于年轻群体的一些借贷。而卖几十万并不能解决实质上的流动性问题。"

零壹财经询问多位行业人士,均表示没有听说AMC处置P2P个人信贷不良资产的成功案例。倒是由于一些头部P2P需要"出表",将不良资产转移到体外,降低不良率,一些AMC做起了通道业务,通道费可达百分之五。也有个人或者第三方主体出于对未来法律政策的看好,借助AMC增信购买相关资产。

P2P不良资产转让的历史遗留问题

AMC处置P2P个人信贷不良资产标杆尚未出现,或者很难出现,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上述地方AMC的案例虽然无法代表整个行业的现状,但窥一斑而见全豹。

据刘波介绍,对于P2P个人信贷不良资产的转让,所谓"法律上的瑕疵"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难以确认债权关系,二是难以提供资金流水证明。

在监管新规出来之前,不少P2P平台采用超级放款人的模式,即一对一形成债权,然后再一对多转,这种转让甚至可能发生多次。最后的结果是一个借款人可能对应多个债权人。

而这种一对多在电子合同上却可能没体现出来。很多平台通过电子合同签约实现转让,往往可能在做法上遗留了隐患。为了避免落款处同时出现一个借款人和几百个出借人的状况影响用户体验,很多平台没有将一对多的债权关系落实在合同上,在落款的电子合同盖章的时候,可能只有一个借款人的签章和一个出借人的签章。当这个合同拿到法院或者去仲裁的时候,就可能被认定为有问题。

另一方面,因为借款合同是实践性合同,借贷关系在法律上的成立,不止需要合同还需要资金流水,证明账户之间的资金往来。而对于P2P平台而言,经过一个第三方的大账户打款,无法明确钱是谁付出去、付到哪儿的,证据链是断的。

不过刘波补充道,"其实法院后来退了一步,就是只要第三方支付能够出证明,证明这笔钱是通过第三方支付公司出借到了借款人,一般也予以认可。"

而无法在法律上确认债权关系,就无法进行催收,无论是法催还是电催。

前述AMC相关人士表示,最终放弃那笔合算交易的原因正在于此,"没人做过,也不太确定法院支不支持这个东西。"他表示还是希望立法的人来了解一下这个行业,"毕竟2018年闹出这么大事情,而且从目前中国的信贷市场来看,P2P还是有存在的必要的,需要好好的规范,同时解决这个(确权处置的)问题,不但要保护借钱的人,也得保护出借方。"

向何处去:科技、合规、效率

根据零壹数据,截止2019年2月,P2P网贷行业的借贷余额是8330亿。以平均不良率为10%计算,P2P不良资产规模达到833亿。如果算上已经出现的坏账,估计P2P不良资产将达到几千亿的规模。

几乎所有行业人士都同意:只要法律上的问题解决了,这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

存量问题的解决还有待探讨。而在增量上,刘波表示,"对于P2P而言,如果1.0时代靠IT驱动,2.0时代靠DT(数据处理技术)驱动,3.0时代则是靠合规驱动。"

他认为解决合规的方式中有一个是电子合同,"通过电子合同再加一些仲裁条款去确权。并且以后P2P所有的合同都可以标准化,而不是以前一个平台一个。包括经营解决条款、送达条款,还包括如果逾期了,第一时间把逾期、催收的信息通过邮件发给借款人就是送达了,不管事实上找不找得到。如果借贷双方约定了明确的仲裁条款,直接适用仲裁条款。"

相比传统的打官司,找不到借款人要公告三个月,判决还要公告几个月,一个案子拖下来可能差不多一年;新的方式最快15天就可以出仲裁裁决,直接走到执行环节,可谓高效。

电子合同在P2P行业早已是标配,2017年上海、深圳先后提出关于网络借贷第三方电子合同存证的规定。以电子存证公司安存科技为例,平台接入的P2P数量达到六七百家,保全了上千万人次的电子合同及相关数据。

据安存科技副总裁冯保龙向零壹财经介绍,去年雷潮时,一个月就有6000名个人用户来调用数据维权。安存也配合公安和法院调取了问题平台的数据。

解决电子存证的真实性是一个问题,大量小额分散的个人信贷案件,对于法院的效率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以某大行的杭州分行为例,一年的信用卡案件数达到1.8万件,而一个法官平均一年能审判400个案件。这意味着400个法官一年才能服务一家银行。这个效率显然跟不上当前借贷互联网化的趋势。

安存科技针对案件的两端都提供了解决方案,为金融机构和法院分别搭建电子证据平台,并应用区块链技术将它们链接到一起。

比如,无忧智审平台可帮助法院从立案到排期再到文书的自动生产,实现所有类型化、批量化案件的"一站式处理",且每分钟立案可达600件,大幅提升审判质效。依据安存官微,目前全国已经有760多家法院采用安存产品进行日常办公。

冯保龙表示目前无忧智审针对的主要领域是借贷关系明确的信用卡小额借贷,未来会往整个互联网金融案件的方向去发展。

另一方面,法催与电催相结合一定是未来的趋势。

在电催领域,机器人催收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减少道德风险、提升催收效率、降低人力成本,种种好处不一而足。然而催收机器人的难点不在于声音好听而在于电话那一头的人根本不想接听,这就需要"戳到痛点"且逻辑不能掉线,因为对方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这背后是大量催收场景语料的积累。以资易通推出的云电猫为例,其推出催收云平台两年来、500多家催收公司客户的所有电话录音支撑起了这个目前日均新增30万条短信、电话的语料库。目前市面上的很多第三方风控公司会将智能催收纳入贷后风险管理的闭环。但这部分的语料来源值得思考。

通过催收机器人以短信和电话的方式判断还款意愿的高低,同时整合第三方数据综合判断债务人的状况调整话术。最后的清收还是由催收员来完成。上述资易通联合创始人表示,"催收机器人的目的不是代替人工,而是让人在最有价值的地方发挥作用。"

不过,深耕催收行业15年,前述联合创始人对P2P不良资产处置的未来依然是审慎的。"目前还没有所谓的成功案例可以套用,我觉得也不可能会有"。他补充道,"因为它的复杂性决定了,而且是小额分散且数量多的,也不可能会有。"

技术永远提升的是效率,至于人性的复杂恐怕得交给上帝。

笔者也曾尝试联系相关P2P头部平台,但听到是关于"不良资产处置"的采访,相关平台拒绝了我们的采访。

在此零壹财经也征集相关业务人士与我们联系,共同探讨P2P不良资产处置的可能性。

986 1